J小姐40多歲,從20幾歲就發現紅斑性狼瘡,在30多歲的時候發生狼瘡腎炎。

中間因為換了幾次工作搬到不同的縣市住,也換過不同的免疫風濕科醫師,在來到許醫師門診之前已經在前一位醫師那裡追蹤了好多年,可能有七八年了。詳細是因為什麼緣故來找許醫師的已經印象模糊,總之緣份讓J小姐離開資深的前輩,來到一位年輕的醫師面前。

這種狀況許醫師通常會問這樣的問題:「為什麼你今天想來找我看呢?」

對自己誠實

有些人會很真誠地回答,有的人會給個敷衍的答案,許醫師的經驗是,真誠回答不閃躲的人通常是個好隊友,他們不願意對自己說謊,也不願意對別人說謊,即使有難處仍願意面對問題,如果自己有疑慮也願意坦承。也許不會主動說出來,若許醫師心夠細問到的話,也都願意坦白分享。

J小姐的情況是她已經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治療,她原本的醫師太忙很少能跟她談談心中的疑慮,他們見面的時間太短,還不知道要說什麼談話就結束了。

然而她每次回診都抽血看報告,但是她說報告都差不多,跟幾年前的好像也沒什麼差別,也許有差別吧,但醫生也沒說什麼,或是說了也沒有懂。

倒是有件事情很清楚,吃的藥都是一樣的,也一顆不差。

就這樣好多年了,她覺得前一個醫生也沒有不照顧她的病情,只是她好像跟著一個人在迷霧森林裡繞來繞去,她失去了方向,不知道自己在哪裡,她想問問嚮導,卻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。

所以她脫隊了,她就默默地離開隊伍,然後開啟與許醫師的緣分。

溝通是信任的開始

Woman photo created by pressfoto – www.freepik.com

我其實沒有認真吃藥

門診每次都要看好多個病人,進行好多次談話,這種人跟人的交流其實透露很多訊息,只要花點時間花點心思,醫師也都感覺得到。就像有經驗的老師都知道學生有沒有說謊作弊跟抄襲,醫師只要願意跟病人多談一些,也能意會到病人的心思。

「所以妳現在藥都怎麼吃?」

「其實我都沒有照上面的吃。」J小姐是明白人,她知道許醫師是可以從系統裡面看到她的處方,也懂這問題需要她的真心話。

「最近幾個月有時候我只有吃奎寧,新體睦我只吃早上,然候類固醇我就沒有吃了。不過這半年我的抽血報告看起來也一樣,沒什麼變化。」

J小姐是個典型的狀態,她已經吃藥吃到懷疑人生。

她開始懷疑治療的意義,失去下一步的方向。然後她想靠自己的力量在迷霧中走出一條路來,但是未知的未來讓人害怕。

信任才是治療的開始

People photo created by pressfoto – www.freepik.com

信任才是治療的開始

藥物不是治療的開始,信任才是。

J小姐跟許醫師合作好多年了,她的檢驗報告沒差太多,但是藥物少了很多。她每三個月來看一次,跟許醫師聊點工作與生活上的事。

報告正常不就可以拿藥走了嗎?

不是,聊天才是信任的開始。

封面圖片:People vector created by pch.vector – http://www.freepik.com

延伸閱讀:

喝水都會好?打針都有效?你不能不知道的「安慰劑效應」
撰文寫誌,所為何事
可不可以把類固醇停掉?我是狼瘡病友,已經一兩年都沒有症狀了!
類風濕性關節炎有一天可以停藥嗎?

對「免疫疾病病友們,吃藥吃到懷疑人生嗎?」的一則回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